您好,Hi,欢迎来 自驾旅游 [登录] [注册]
华夏自驾游旅游

华夏自驾旅游

www.zgzjly.com
APP
关注
 下载app
 关注我们
首页> 西北> 文章内容

西夏王陵

2017-08-10 14:56

image


1.三号陵,据说是李元昊的陵墓

image


2.贺兰山下的三号陵

image


3.三号陵前的“献殿”遗址

image


4.三号陵墓道上的盗掘坑

image


5.远处的一号陵、二号陵

image


6.穿过荒野,走近一、二号陵

image


7.走近一、二号陵

image


8.一号陵,据说是李元昊爷爷的陵墓

image


9.走近一号陵

image


10.一号陵留下的外部建筑的横梁孔洞

image


11.二号陵,据说是李元昊父亲陵墓

image


12.二号陵静静地立于蓝天之下

image


13.墓道有数十米长

image


14.远望贺兰山

image


15.贺兰山下
[走进宁夏]
西夏王陵(一)
 [贺兰山下]一
  8月29日,结束新疆之旅,回到北京。十天后,我来到贺兰山下,凭吊荒原里静静矗立着的西夏王陵。
  创建过辉煌文明的西夏王朝,八百年前被蒙古骑兵灭亡。印象里,西夏王国留给后人的,也只有西夏王的陵墓,贺兰山下的几个大土包。
  除了被国外探险者掠走的,西夏王朝没有留给我们多少东西,就连党项人的后裔,能找到的也是少之又少。一个王朝就这样消逝了,一个民族就这样静寂无声地退出了历史,党项人留给后人,更多的是一份历史的沉重。
  9月11日,我来到贺兰山下的西夏王陵。
  天高云淡,何处南飞雁。贺兰山下,西夏王三号陵立在远处,孤独,寂寞。陵区,游人寥寥,没有嘈杂,没有景区里惯常的熙熙攘攘,这份宁静,倒正契合了凭吊远古历史的心情。
  走向陵区,仿佛是在走近历史。
  一条宽阔的大道延伸向前,尽头,便是三号陵。
  三号陵,被认为是李元昊的陵墓。陵墓被掘被盗,古往今来,不知有多少次,墓主人是谁,已无从考证。推测,这里是李元昊的归宿。
  整个墓园呈方盘形,四角筑有角台,类似北京紫禁城城墙四角的角楼,现在能看到的只剩黄土筑成的残破部分。陵区内左右对称的鹊台、碑亭,也只剩了土墩。主体建筑包括献殿、墓道,还有被称为“中国金字塔”的封土包――塔形陵墓。献殿已不复存在,只剩下一个不足一米高的八角形台基;墓道封土隆起地面有一米,长约八十米。隆起,是防止雨水汇聚渗漏,沿墓道流入墓穴。
  墓道尽头,距封土包十几米的地方,被掘出一个巨形深坑,坑下面正是墓室。据资料,蒙古骑兵灭亡西夏后,押解党项人来此开陵掘墓,暴尸鞭尸,之后一把火,将陵区建筑化为灰烬。
  陵区中心部分的李元昊墓,原本是八角形基座、七层攒尖顶密檐宝塔式建筑。其外部木构琉璃瓦建筑遭焚毁后,现在只是一个高高隆起的大土包。陵墓土包上至今留有七层孔洞,是陵墓外部建筑的木制横梁连接封土包留下的痕迹,经八百年风雨,仍清晰可见。
  墓园城墙虽残破,但模样基本保留下来,高的部分约有三米。城门的样子大致也看得出,彰显出当年的高大雄伟。
  陵区里不多的游客,几乎都是参团而来,转眼间,如一阵风刮过,人走园空,陵区越发显得空旷寂静。
  天空,淡淡的白云在无声无息地流动,地面,封土包静静矗立在空荡荡的墓园,风无声地刮过,贺兰山下竟有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寂静。
  想当年,金戈铁马,纵横疆场,李元昊气呑山河,何等英雄;看今朝,英雄已被雨打风吹去,贺兰山下一抔土,一切都已归于沉寂。
[走进宁夏]
西夏王陵(二)
 [贺兰山下]一
  历史的厚重,让走进历史的人,常常变得不轻松。离开三号陵,长吁一口气,意欲释放心头的凝重;站在荒原,铺开视野,远处,氤氲迷蒙中,两个封土包,隐约可见。问开电瓶车的小姑娘,说,是一号、二号陵。有多远?答,六公里。从哪里乘车?说,尚未开发,无车可去。
  简单计算,来回二十四里,加上伫足、拍照,估计要走三十里的路程,用时三个半小时。
  计划中,下午还要去“西部影视城”,如此,时间肯定不够;不去,遗憾多多,遂决定,拿下!影视城,改天去。
  抖搂精神,上路了。
  初秋时节,气温适中,白云稀疏,阳光不烈,茫茫旷野里,只剩了舒心和自在。
  荒原铺满碎石,长满野草,酸枣树高高低低,远一丛,近一丛;被水流冲出的干河床里,更是成片成片,红色果实挂满枝头,给荒寂的原野凭添了不少生气。
  一路前行,大荒山下古墓一座接着一座,仅只剩了轮廓模糊的土包和一堆碎石,每座古墓旁立一块写有“西夏陵”字样的方形碑,“银川陵区管委会”立的,上面有编号。
  荒原上,更多古墓只是微微隆起于地面,上面一些碎石,大约是级别低,旁边立一截水泥桩,上有编号和“西夏陵”的字样,也是管委会立的。
  一号、二号陵越来越近。一路走来,神清气爽,没有疲惫,只有惬意和兴奋。
  首先靠近的是二号陵。
  一道密实的铁丝网把陵区围圈起来,外面立一黑色方碑,上书:西夏陵(二号陵)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。
  能不能进去?远处,一座房子,一个风力发电机,不经意间,房中走出一人,远远盯着。
  虽有铁丝网围着,二号陵却近在咫尺。如同三号陵,二号陵的附属建筑也只剩下了残垣断壁。不同的是,它的封土包更显挺直,保留了更多早期的模样。许是路途遥远,光顾者少的缘故。
  沿铁丝网前行,一号陵越来越近。那人,直直盯着,显见是守陵人。
  近得前来,细看,是一憨直的西北汉子。既不自认了得,也无凶蛮霸道。几句闲聊,一块巧克力,汉子说,进去吧,自管回了屋。
  西北人憨厚,这是走遍天南海北、海北天南走遍得出的亘古不变的真理。当下甚为感动,心里只在念这人的好。
[走进宁夏]
西夏王陵(三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贺兰山下]一
 
  铁丝网前也是一块方碑,上书:西夏陵(一号陵)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。
  走向一号陵,心中是抑制不住的激动。没有断然下定决心,怎会有这样的机会和机遇!
  蓝天白云下,一号陵,身躯庞大,更显雄伟。封土包的颜色也比三号陵深,可以看出,今人很少在它身上留下痕迹。
  近到跟前细看,那封土包的孔洞里明显有火烧过的痕迹,当是外部建筑被焚时留下的。这痕迹,让人眼前再次呈现蒙古骑兵灭亡西夏、火烧陵园的情景。
  和二号陵相同,一号陵墓道尽头,靠近封土包的地方,也有一个巨大的深坑,深坑紧挨土包,盗洞赫然在目。
  看陵墓周围,土台、土墩散落其间,昔日风光早已不再。献殿台基尚存,碎石,瓦砾,砖块,零散其上,细细找寻,居然发现了绿色琉璃瓦残片!其中一块显然被火烧过,绿色琉璃的一部分变为红色,上面有许多被火烧出的泡泡,可以想见陵园被焚时火势之盛、温度之高。
  二号陵与一号陵紧挨着,彼此模样差不多,唯一的区别是,二号陵顶部的锥体更显分明,不像三号陵、一号陵,顶端已经成了弧形,也因此,二号陵的身躯更为挺拔,向外张扬着力度。
  三号陵城墙轮廓还算完整,一号、二号却已荡然无存。从陵区的整体性来看,三号陵算是保存最好的了。
  据认为,一号陵是李元昊爷爷的陵墓,二号陵是李元昊父亲的陵墓。三座陵墓相临之近,让人想起埃及首都开罗附近的吉萨金字塔。吉萨高地的三座金字塔,相临不远,分别是胡夫和他的儿子哈夫拉、孙子门卡乌拉的。这种历史的巧合,恐怕也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。
  离开西夏王陵,心绪久久不能平静。西夏的历史,党项的踪迹,多少年来鲜有人知,曾经的辉煌,曾有的光荣,在历史的岁月里灰飞烟灭,想来让人感慨万端。

声明
         本平台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觉侵权,可联系我们,我们将会尽快处理。

 所有评论

  • 当前文章暂无评论

上一篇: 六盘山国家森林公园 下一篇: 镇北堡影视城